3分时时彩

                                              来源:3分时时彩
                                              发稿时间:2020-08-12 18:13:28

                                              新冷战:难得的跨党共识

                                              “新冠疫情”给中美经济带来了什么?

                                              由于美国无力阻止自身陷入经济衰退,美国统治者要想阻止其与中国的力量关系拉大,唯一的办法就是试图减缓中国经济增速。因此,美国在新冠疫情危机期间的灾难性表现,决定了它必须从战略上疯狂地编造谎言攻击,试图减缓中国经济发展增速,而中国自身则必须就下一段的经济发展未雨绸缪。从战略上来说,美国将从外部经济和内政这两方面同时对付中国:

                                              考虑到美国的失业状况,美国听任新一波感染浪潮到来的逻辑显而易见。

                                              自从杜鲁门把美国带入朝鲜的“警察行动”以后,总统已经得到了未经国会同意而将这个国家再次带入战争的权力。同时,白宫总是将战争隐喻扩展到其他事务上——反贫穷战争、反犯罪战争、反毒品战争和反恐战争等。这些隐喻让总统延续了作为军事统帅的神秘性,得以在紧急状态时主张单边行动的权力。经过一连串缺乏反思的战争隐喻,总统已经从国会那里赢得了概括性的法律权力,宣布紧急状态并采取单边行动应对各种危机。总统们积极运用这些权力,反复签发总统令,以探索总统法定权力的模糊边界。长年的实践积累了大量先例,为总统紧急权力的常规化提供了基础。

                                              上文已经分析了这些经济趋势所带来的地缘政治影响,以及这些影响带来的连锁反应令美国陷入自越南战争以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但有必要指出的是,美国所发生的事情不仅从根本上影响了美国内政,而且影响到了美国经济增长趋势。尽管从外部视角看,美国对新冠疫情应对不力(死亡人数超过13万,病例数达300万),可能看起来不仅仅是一种“非理性”,但事实上却是一种致命、完全一致的资本主义经济逻辑。

                                              我们今天看到的美国两党极化和对峙的局面,其实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民主党打造的强大的“新政联盟”(New Deal coalition)瓦解的产物。小罗斯福领导美国度过了大萧条、打赢了“二战”。这一切的政治基础,是他在四届总统任内,打造并维持了一个强大的新政联盟,它汇集了五花八门,甚至在某些方面存在利益冲突的社会群体,比如南部的白人种族主义者和黑人等少数族群、农村的清教徒和城市的天主教徒、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和传统的保守主义者,以及工人、小农场主等群体。

                                              图3所示的是IMF对2019-2021年中国和美国经济增长的预测的比较,相信有助于大家看清这次疫情对美国纯短期和中期经济的影响。

                                              IMF预测,与亚洲经济增长形势相反,2019-2021年G7的每个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长均将有所收缩。预计2019-2021年德国GDP将增长-2.8%,同期美国和意大利GDP则将分别增长-3.9%和-7.3%

                                              然而,“二战”之后在一系列事件的冲击下,新政联盟生出裂隙,逐渐瓦解。经过几十年的重组,今天的民主党,已经变成了一个“社会群体的联盟”(a social group coalition),喜欢出台针对特定社会群体(如少数族裔、LGBT、女性)的优惠政策,以修正各种形式的歧视和不平等。而共和党则更像是一场“意识形态运动”(an ideological movement),喜欢诉诸自由放任、反对大政府等统一的、抽象的意识形态,其选民基础更同质化——白人、男性、基督徒、中老年人的比例要高很多。但无论如何,短期内,两党都很难建立起对另一方的压倒性优势,任何一党都无法长期主导政治议程,美国政治的极化预计仍将持续下去。